Decade

限我对你以半年时间慢慢地心淡

一张很非主流拍的不算好的照片,年三十下午和姐姐出去玩随手拍的。今天返校,早上6点40就已离家,赶车、奔波、整理、打扫,直到现在才停下休息。想到离家前一天,妈妈帮我缝被我扯坏的帆布包带子,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想到爹爹今晚要上夜班,还5点半就起来帮我准备一切。好想他们。晚安爹爹妈妈姐姐。

评论